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论文论著
洛阳汉墓壁画艺术(论著)
来源:画家韦娜 作者:洛阳市历史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文博研究员:韦娜

    汉代是我国封建制的巩固和发展时期,经济繁荣,国势强盛。“事死如事生”、“慎终追远”的时俗习尚,导致汉代厚葬风靡。《文献通考·王礼》记载“汉法天子即位一年而为陵,天下贡赋三分之一供宗庙,一供宾客,一供山陵”。《旧唐书·虞世南传》亦有同样记载。汉初,叔孙通、贾谊等奉命定礼制,都没有成功。战国以来的旧礼已破,新制未定,诸候王、列候以及某些豪门大族往往“僭越”,效法天子之礼。这就使厚葬成为波及全国的普遍现象。汉文帝被史书称道是敦朴、节俭的帝王。他在遗诏中说:“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奚可甚哀!当今之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汉书·文帝纪》)但是,终汉之世,厚葬习俗并没有能够改变。帝王显贵的“黄肠题凑”陵墓、豪门贵族的画像石墓、壁画墓及其所反映出的教化作用、象生意愿与升仙理想,使汉代墓葬成为汉代社会的缩影。
    韦娜临摹:汉墓壁画欣赏
    就汉代壁画墓而言,它分布在河南、陕西、山西、内蒙、辽宁、甘肃、江苏、安徽等省区。其中河南洛阳及其周围地区是汉墓壁画保存最为集中的区域之一,经过发掘和清理的壁画墓近二十座。这一系列的重要发现,不但弥补了我国绘画史的一页空白,而且大体勾勒出汉代壁画艺术的发展脉络,为人们进一步探索汉墓壁画的题材与艺术风格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

洛阳“八里台”西汉墓壁画局部(韦娜临摹)

洛阳“八里台”西汉墓壁画局部(韦娜临摹)

    一、洛阳汉墓壁画的主要题材和内容
    关于汉墓壁画之前的壁画考古遗存,就目前掌握的材料来看,最早的当推1975年安阳殷墟出土的一块壁画残片,它是“在白灰墙皮上,绘出似对称的图案,由红色的曲线及圆点组合而成。线条较粗糙,转角处是圆弧状,很可能是作陪衬的花纹”(1)。再就是陕西扶风杨家堡四号西周墓,墓内有白色二方连续菱格纹与宽带纹壁画残迹(2)。1957年在洛阳西郊发掘的小屯战国墓,墓室四壁,折角处以红色涂成宽带,类似镶边,墓室四隅图案对称,而墓道西壁残存用红、黄、黑、白四色彩绘的图案构成样式。考古发掘者认为“这种彩绘应该是具有帷幕和画幔作用的墙壁装饰”(3)。可见汉以前墓室壁画仅限于比较原始的装饰性的几何图案,简单稚朴,尚处在我国墓室壁画发轫之时。
    时至秦汉,绘画从工艺美术的绘器绘物中分离出来,作为一种独立的可以表达人的信念、追求与思想情感的艺术手段,即所谓“绘于丹青,书之竹帛”,开创了中国绘画史上的新局面。就目前已发现的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五十座两汉壁画墓而言,壁画所反映的题材内容可以说是历史与现实、人间与冥界、动物与神灵、天文与地理,万千气象,应有尽有,其中以中原腹地古都洛阳地区两汉壁画墓群壁画的题材内容最丰富,最典型,也最有代表性。经广为搜集,略作梳理,其大体上可分为以下四类。
    1、羽化飞升和驱疫逐邪
    在洛阳老城西北的卜千秋墓(4)、烧沟六十一号壁画墓(5)以及早年被盗的八里台壁画墓(6)中都发现了这一题材。卜千秋墓位于烧沟村西,1976年6月发掘清理,墓室用大型印花空心砖垒砌,由墓道、主室和左右耳室三部分组成。壁画绘于主室前壁上额、墓顶平脊和后壁三个部位,以墓顶平脊上由二十块特制实心方砖平列连接而构成的墓主升仙图为主体,由日、月、伏羲、女娲及四神构成了一幅天上世界的图画。男女墓主在持节仙人引导下,乘仙鸟和龙舟凌云飞升;门额上所绘的人首神鸟也应为升仙图画的一个组成部分。主室后壁绘“方相氏”,猪头大耳,双目前视,一般学者认为这与古籍记载的驱疫逐邪内容有关。“假设把整个画面展平来看,恰似长沙马王堆一、三号西汉墓出土的覆盖在棺顶之上的‘非衣’帛画的模样,呈状。从其题材内容与‘非衣’帛画近似以及不同于一般墓室壁画的特意布置,人们不难看出,它不只是墓室壁画装饰,并且还有‘非衣’的性质”(7),此墓被发掘者判断为西汉中晚期昭帝至成帝时期的墓葬。
    1957年6月在烧沟村南清理了六十一号壁画墓。墓室结构大致与卜千秋墓相仿,壁画题材包括墓主羽化升天的内容。这座夫妇合葬墓的中后室东面山墙上有形制相同的三块画像砖。中央竖长形砖下部画门楣,门上有铺首,门敞开,当象征天门——阊阖门。门楣上有斜格纹窗,窗上并列五枚璧玉,可能象征五曜——水、火、木、金、土五星。左侧三角形砖上为一头戴斗笠、手握御龙辔的男子乘翼龙像;右侧为一女子乘翼龙像。这是一组“夫妇一体”的透雕画像砖升仙图。只是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与卜千秋夫妇升仙图有所不同。在墓室后壁绘有一个熊首人身着衣的怪兽和八个人物食肉饮酒的场面,学者们对照《周礼·夏官司马·方相氏》的记载,一般将此场景确定为与打鬼驱邪有密切关系的图画(8)。此墓的时代被发掘者判断为西汉元帝至成帝前后。
    以上两座西汉中晚期的壁画墓,在绘画题材上,显然是承继了西汉早期墓内棺上覆盖的帛画和漆棺画的传统,着重表现的是祈望墓主死后羽化升天的愿望。例如长沙马王堆汉墓和山东临沂金雀山汉墓帛画,都绘着乘龙飞升的画面;马王堆一号墓漆棺画,除了升天之外,还有驱疫逐邪的内容。
    祈祷人死之后羽化飞升的思想约起源于战国时代,盛行于秦汉。屈原《楚辞·远游》有“仍羽人丹邱兮,留不死之归乡”的吟咏。西汉初年黄老“无为”哲学盛行,祈望死后乘龙飞升的思想为世人所推崇。汉武帝《郊祀歌》深信乘龙可以升天:“吾知所乐,独乐六龙,六龙之调,使我心若”。还相信乘天马也可以上驰升天:“天马来,开远门,竦予身,逝昆仑”。因此,这一时期的墓室壁画,频频绘出权贵豪右幻想死后羽化飞升的主题决不是偶然的。

洛阳卜千秋西汉墓壁画局部(韦娜临摹)

洛阳卜千秋西汉墓壁画局部(韦娜临摹)

    2、历史掌故和名贤教诲
    以烧沟六十一号墓为最典型。壁画绘在墓室中部隔墙横梁右侧,内容为《晏子春秋·内谏篇》讲述的东周齐国故事“二桃杀三士”。“公孙接,田开疆,古治子事景公,以勇于博虎闻”。但他们恃勇居功,目无身材矮小的名相晏婴。晏婴就此进谏,云三士“上无君臣之义,下无长率之伦,内不以禁暴,外不可威敌,此危国之器也,不若去之”。齐景公听信了晏婴的谗言,于是齐相晏婴设计以“计功而食桃”,使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三士,经过激烈的争执后,在“仁”、“义”思想支配下,皆“扶剑自刎”。画面高25厘米、宽206厘米,通过特定场景和人物不同动作的展示,甚至使观者可以对照典故内容明确指出每个人物的姓名。三士皆束发,着宽袖袍服。最右边两人昂首相对,一抽剑一按剑,可能是指“取桃不让,是贪也;然而不死,无勇也”的公孙接与田开疆。他们二人“皆反其桃,挈领而死”。俯身就几者为古冶子,他见二人自杀,就说道:“二子死之,冶独生之,不仁;耻人以言而夸其声,不义;恨手所行,不死,无勇。”故“亦反其桃,挈领而死”。虽然在山东嘉祥武梁祠和南阳石刻画像中都发现过这一故事题材,但其生动准确的程度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三士左侧,另外几幅图画,由于受人物场景过于概括的局限,对于所绘内容的判断和推测看法颇多:一种推测认为“画面无甚背景,着重描绘十一个人物。按其情节,可分为三组,右侧一组为三士,……中间一组五人,中央相貌威严者为齐景公,左右各有二侍卫。右侧一侍卫作跪禀状,似故事中所说‘使者复曰:已死矣。’这样不仅使右边和中间这两组壁画在情节上连贯呼应,而且在构图上又避免画面人物布局的呆板。左侧一组五人,中间最矮小若孩童者为晏婴,显然这是作者的有意夸张。……从晏婴对面那个俯身击掌作惊笑状者的表情看,似乎在敬佩晏婴‘二桃杀三士’的智谋,这是故事的结果,与前边两组情节亦连贯得合理。这幅连环组画式的壁画,可以看作是连环画的前身。”(9)还有一种看法是把几组情节当成几个不同的历史故事。如“赵氏孤儿”、“周公辅成王”、“吴公子季札”、“孔子师项橐”等(10),但壁画内容不会超出盛传于世的名贤掌故范围是可以肯定的。
    烧沟六十一号墓中,除了隔墙横梁上的壁画《二桃杀三士》历史故事外,后室后壁还有一幅图,孙作云先生认为是傩仪图,即打鬼图壁画,郭沫若先生则认为是《史记》、《汉书》记载的历史故事《鸿门宴图》(11),画面展现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惊心动魄场面。楚汉战争前夕,骄横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项羽,用范增计,在鸿门设宴,约刘邦赴宴以便诛杀之,好除去劲敌,称霸天下。可是项羽的季父项伯,素善张良,乃夜驰之汉军,具告以事,张良与刘邦将计就计,从百余骑,深入虎穴。壁画表现的就是鸿门宴会刚开始不久的场面。本文将郭说予以介绍如下:
    画面在起伏的山峦背景前,画八个人物。居中席地而坐,侧身对饮者为项羽与刘邦。项羽居右,右手执羊角杯,上身前倾,作劝酒状;刘邦居左,右手漫漶,执物难辨,上身亦前倾,注视项羽举止。项羽右侧二人庖厨。背后悬钩上挂有大块牛肉和一牛头。这在画面上出现,乃是为了点明设宴这一特定环境。并且也出于构图上的需要。刘邦左侧,左向站立、两腿分跨作势,目视项庄者,当为项伯,他有意掩护刘邦。画面最左边,那个蹙眉怒目,手握利剑,张牙舞爪者,便是项庄。项庄依照范增的授意,以席前舞剑助兴为名,准备伺机刺杀刘邦。项庄与项伯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画面上没有把项伯也画成拔剑与项庄对舞,突出了鸿门宴背后掩藏的杀机。在项伯与项庄之间,有两人拱手右向待立。怒目翘髭,且扶戈者为范增:长发下垂,状若女子,且佩剑者为张良。司马迁说他:“状貌如妇人好女”(《史记·留侯世家》)。张良见项庄拔剑舞,至军门见樊哙,樊哙“带剑拥盾入”,“瞋目视项羽,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羽按剑而跽”曰:“壮士!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羽曰:“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其上,拔剑切而啗之。画面偏中那个似虎样的巨大怪兽形象,按照郭沫若的说法,当为虎,是为虎门的象征。据《周礼》注云:“虎门,路寝门也。王日视朝于路寝门外也。画虎焉,以明勇猛,于守宜也。”这一形象在画面上出现,似乎也有点明项羽、刘邦王者身份的意思。还有一种说法,虎坐者为樊哙,作者异乎寻常地夸张樊哙的形貌,突出其刚勇气质。他颜面似虎,胳膊、腿上长毛,右手握羊角杯,腿上置剑,作饮酒食肉状。

洛阳金谷园新莽墓壁画局部1(韦娜临摹)

洛阳金谷园新莽墓壁画局部1(韦娜临摹)

    3、天象星官和日月辰宿
    在洛阳浅井头村西汉壁画墓(12)、烧沟六十一号墓、金谷园村新莽时期壁画墓(13)和偃师新莽壁画墓(14)中均有发现。浅井头西汉空心砖壁画墓在墓顶平脊上绘朱雀、伏羲、太阳、白虎、双龙、仙雀、二龙穿璧、神人、月亮、女娲等,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一座绘有天宫图的壁画墓。烧沟六十一号墓的前室平脊上,用十二块长方形砖描绘出一幅长约3.5米、宽约0.35米的日月星云图象,画面上红色云气缭绕,似觉星辰流动,极富韵律变化。它将群星融成一体,恰当地渲染了日月同辉的神秘天界气氛。这幅天宫图,夏鼐先生已作过精辟的考证(15)。推敲西汉天宫图内涵,无疑应以《史记·天官书》作为研究的主要依据。众所周知,汉代的农业已经相当发达,为了不误农时,人们十分看重一年四季的星云变幻,而墓中所绘星座也决不会由画工信手点画,肯定是选择最具代表性又为人们所熟知的几座加以绘制,又由于绘制天象星空的人是画匠而不一定是天文学者,因此,在星座位置和相互距离上,不一定点绘得那么准确无误。
    1978年10月在洛阳金谷园村发现的绘制天象神话的新莽时期壁画墓,将《史记·天官书》中的“东宫苍龙”、“南宫朱鸟”、“西宫咸池”、“北宫玄武”以图画形式绘制于墓壁。人头鸟身、鸟头人身、人头兽身,这些妙趣横生的拟人、拟物的抽象描绘,都给一幅幅天宫星象图赋予别具一格的灵气。
    1991年7月洛阳偃师清理一座新莽时期壁画墓,第一幅图在墓室勾栏门之上的横额处,中间绘瞪目熊头、盆口利齿。女娲居左,人首蛇身,双手托月,月中桂树。伏羲居右,人首蛇身,双手托日,日中金乌。第二幅图在中后室之间的横额上,上为西王母,下为祥云瑞兽,两侧三角形空心砖上各绘一展翅朱雀,图形对称,使图画既具备天宫河汉的神话内容又蕴含墓主祈盼羽化升天的意境。
    在古代陵墓中绘以天文图画似初始于秦。《史记·秦始皇本记》云始皇墓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这样的习俗在两汉墓中仍十分流行。例如湖南长沙西汉初马王堆汉墓,就出土有《天文气象杂占图》帛画。1987年在位于陕西西安交通大学院内发现的西汉上林苑遗址西汉墓《二十八宿天象图》大型彩色壁画,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最完整的天象图壁画。二十八宿是我国古代天文家观测天象及日、月、五星在天空中运行而选择的标志,所绘二十八宿与《史记·天官书》的记述基本相同,并加绘形象生动的人物、动物图形表示各宿的名称,使人一目了然(16)。在南阳两汉画像石墓的浮雕画像上也有不少星象图;在辽宁辽阳棒台子屯和三道壕东汉壁画墓(17)中,在山东梁山县后银山东汉壁画墓(18)中以及山东肥城孝堂山石刻(19)中都保存有日月星象图;不过烧沟六十一号墓的星象图仍为我国现存较早的一幅星象图,在我国古天文学研究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洛阳金谷园新莽墓壁画局部2(韦娜临摹)

洛阳金谷园新莽墓壁画局部2(韦娜临摹)

    4、车马出行和宴饮乐舞
    这个题材是洛阳地区东汉壁画墓中最常见的绘画主题。在洛阳玻璃厂壁画墓(20)、密县打虎亭壁画及画像石墓(21)、偃师杏园村东汉壁画墓(22)、洛阳石油化工厂壁画墓(23)、新安县铁塔山东汉壁画墓(24)以及洛阳东北郊朱村东汉壁画墓(25)中均发现了围绕车马出行为主题来展开的画卷,少数墓还见有豪门宴饮图。车马出行图保存最完整的当属偃师杏园东汉壁画墓,这是一座横前堂纵后室的砖室墓,约埋葬于灵帝前后,属东汉晚期墓。壁画绘制在前堂的南壁、西壁和北壁,宽60厘米,上下用红色界线作栏缘,前后衔接,长达12米;窄长的出行图画面大致绘出九乘安车、七十个人物和五十余匹奔马。保存较为清晰的人物、马匹约十处。整个壁画大致可分为前导属吏、墓主、随从三组。第一组画面最长,占有南、西两壁,计有前导车三乘,骑吏二十三人,伍伯四人。位于前甬道北出口两侧的伍佰四人为前导,皆头戴平巾帻,身着宽袖上衣,束腰,衣下摆至膝,红裤黑履,手擎旌旄,徙步分列左右(画面上下)。后边骑吏八人,分左右两列驰骋。皆头戴平巾帻,身着圆领宽袖袍,白裤黑履,红缰黑马,佩障泥,有鞍无蹬。骑吏二目正视,八字胡须,右手牵缰,左手执鞭或棨戟,气势威武。再后一步卒,亦头戴平巾帻,身着宽袖短衣,裹腿,左手执杖,右手举便面(摺扇之别称),护卫着一乘上饰宝盖的安车。车上二人,御者居右。再后为骑吏六人和步卒一人引导第二乘安车。衣饰装束大体同前。伍伯二人、骑吏九人引导的第三乘安车,由于夹壁进水浸蚀,画面多漫漶。第二组位于前堂北壁的西段,为墓主主车画段。计有安车一乘,前后骑吏十二人,伍伯六人。主车前六骑吏,分左右两列,与南壁骑吏装束相同。其中左(画面下方)列最后一骑吏作侧身回首催促或招呼状,加强了队伍前后的呼应关系。后跟伍伯六人,亦分左右两列,仍执杖举便面。墓主头戴平巾帻,身着红色宽袖袍服居左,御者揽辔牵缰居右。主车之后的骑吏六人分左中右(画面上中下)三行排列。第三组位于北壁东段,计有安车五乘,骑吏十人。《后汉书·舆服志》云:“主薄、主记两车为从,县令以上加导斧车。公乘安车,则前后并马立乘。”画面上主车之后的五乘安车,前四乘有单骑护卫,或四人或二人,可能包括主薄、主记的两乘安车。其余安车可能为墓主家眷、随员。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1(韦娜临摹)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1(韦娜临摹)

    车骑出行图画面上的墓主、伍伯、骑吏皆戴平巾帻,与《后汉书·舆服志》所说“平巾帻为上下通服”可互证。画面上导从属吏在主车前分乘三辆安车,与《舆服志》所说“公卿以下至县三百石长导从,置门下五吏、贼曹、督盗贼功曹,皆带剑,三车从导”中的“三车从导”亦吻合。墓主车前骑吏六人、伍伯六人,与《舆服志》所载“弩车前伍伯,公八人,中二千石、二千石、六百石皆四人,自四百石以下至二百石皆二人”中的伍伯八人、四人、二人三种等级、规格不同。而河北望都东汉壁画墓中人物形象皆有榜题。其中就有“伍伯”、“辟车伍伯八人”。这幅壁画长卷中,“那揽缰驱马的御者和赫赫扬扬的冠盖轮蹄,相互织成了一幅生动而瑰丽的画面。”成为研究东汉车骑导从舆服制度的极为生动的图画资料。北壁东段的出行图之下还有一幅饮宴图。
    洛阳玻璃厂壁画墓残存壁画的题材内容是世俗生活场面。北、东、南三壁的壁画合则是一个整体,分则各自独立成幅,俨然一套组画。试看北壁甬道以东的壁画,画面长1.60米、高1.78米,上方绘宽12至13厘米的紫红色横栏一道,疑此乃仿木结构建筑的簷枋之类。下绘主仆二人,均面向东作行走状。主人居前,束高发髻,并饰红色团巾,身着交襟右衽白色宽袖长衣,朱红裤,白素鞋,左手臂向前微伸,右手握蜷屈置于胸侧。从其风度仪表不难看出此乃女墓主。侍女随后,亦束高发髻,着交襟右衽素色宽袖长衣,双手于胸前斜持一桔黄色长柄华盖,下身剥蚀漫漶,唯见黑色双履。南壁壁画画面看来占有全壁,长4米,高1.78米,惜大部分剥落残缺。上方亦绘宽12至13厘米的紫红色横栏一道。下面东端绘一女侍,束高发髻,头饰朱红花簪,身着紫色交襟右衽宽袖长衣,领口、袖口和腰带皆为朱红色,下穿朱红裤、白素鞋,双手端一圆盘,朝东作行走状。侍女身后绘左右并排的两匹骏马。右边马漫漶过甚,仅马头尚可辨识;左边马土黄色,马鬃、腿、蹄和马鞍皆为黑色,马上有一骑吏,勒住红色缰绳,惜骑吏颜色脱落,仅隐约可见黑发、黑靴。后为一匹膘悍的辕马,马作黄色,黑鬃黑轭,马头上有黑色缨饰,马身上的缰绳、马具皆为土红色。辕马驾一辆双辕双轮车,车外形依稀可见,似为安车。车上主人的头冠和紫红袍残迹可辨,车主人当为男墓主。
    东壁壁画保存完好。它布满全壁,长3米,高1.83米。画面上方绘有10厘米宽的朱红横栏。横栏下高悬启开的朱红色帷幕。帷幕下偏北横斜置一床榻,床上墓主夫妇二人盘膝端坐。男墓主居左,头戴黑冠,似平巾帻,身着交襟右衽红袍,黑绿领袖,内穿贴身白单衣,斜侧面右,左手于胸前端一圆盘,盘内置耳杯一个,右手曲肘于胸腹间,双目凝视女墓主,状若言谈相让;女墓主居右,束高发髻,发髻上裹以红紫相间的绸巾,并戴形似云霞的首饰,身着交襟右衽长衣,白领红花宽袖,双手拱于胸前,面部略为斜侧向左,注视男墓主,举止端雅。床榻前置一几案,案面三等分,左右云纹漆绘,中间则为黑色。案腿作卷云形镂空四曲棂。案上北侧置一盒,南侧置一盘,中间置一红色大圆盘,盘内放耳杯五个。床榻后面竖立一折曲屏风,略高于墓主夫妇。屏风后边靠近女墓主处一女侍站立,仅露出头胸部,束高发髻,红色领口,面向左上方,双目凝视。床榻前方南侧,一女侍面朝北,束高发髻,身着左衽宽袖长衣,腰系素带,下穿素色裤子,黑履,略为躬身,右手操持长柄勺向案上樽内作舀酒状。这幅画面,一看便知是一幅相敬如宾的夫妇宴乐图。它也是这座壁画墓壁画的主体,并与南北两壁壁画在情节和构图上都有内存联系。南壁端盘女侍显然是向墓主夫妇后寝走去,而她身后的车马昭示着男墓主外出归来;北壁则是女墓主在女侍护随下从外间而至后寝与男墓主相会、宴乐。壁画的题材内容与该墓夫妇合葬完全一致(26)。这组壁画既表现了墓主人夫妇亲昵情态,又揭示了主尊奴卑的等级关系,是豪门之家日常饮宴的生动写照。
    新安县铁塔山汉墓的一幅出行图包含了建鼓和伎乐图画,使东汉贵族声色犬马的奢华生活更加形象化。
    密县打虎亭壁画墓将长幅车骑出行图绘制于墓室南壁,着重表现的是墓主出行的前导从骑环卫的显赫情景。主车白马驾曲辀,舆饰华盖,四骑护卫分列左右,车前轺车两乘,伍伯二人,骑吏二人;车后骑吏并排五人,轺车一乘;官品级别似不及杏园东汉壁画墓的墓主身份。但绘于中室北壁上部的宴饮乐舞图,画面宽7.26米、高0.95米,其规模之大,在其它东汉壁画墓中是很少见的。
    1991年8月洛阳朱村清理的东汉壁画墓车马出行图画在墓室南壁中下部,画面为六辆安车依次排列,车前二侍者一立一跪作恭迎状;六车前后均无导从和伍伯,仅在第三辆安车右侧,见一骑白马护卫,头戴黑帽着灰袍手持兵器,似为主车护从;车上二人,白色伞盖,边缀红饰,保存极为清晰。
    此外在墓室北壁西部有一幅墓主人夫妇宴饮图。在一紫色幔帐之下,夫妇端坐榻床之上,榻床上置大、小几各一,大几上摆案盘杯碗,几前的三足圆案上置一樽。墓主左侧榻床下并立二男侍,女主人右侧榻床下并立二女侍。墓主与侍从按近大远小的透视比例安排画面,壁画保存亦相当完好。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2(韦娜临摹)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2(韦娜临摹)

    上述壁画的题材内容与墓室结构、丧葬观念时尚息息相关。正如贺西林《古墓丹青》所说:“墓室壁画作为建筑的一部分,其布局结构自然要适应建筑的空间结构,同时,作为丧葬绘画的性质,其布局、安排必须体现一定的功能,反映特定的象征意义”。例如烧沟六十一号墓墓门背后门额上,绘一幅高52厘米、宽45厘米的《神虎噬旱魃图》,画面右半部漫漶不清,左半部以淡墨绘树一株,枝干弯曲,叶呈红色。树梢间有黑色飞鸟,似不敢停落。树枒上搭一件红色衣物,树干下一凶猛的翼虎按住一裸女,虎口咬住她的左肩,前爪按住她的头部,裸女长发缠绕在树干上,右臂上伸,双乳下垂,作挣扎状。《诗经》云:“旱既大甚,涤涤山川,旱魃为虐,如如焚”。高朝璎注:“魃,旱神也。”神虎噬裸女,似有除魃消旱的神话意味。作者还别出心裁地在画面正中偏上处,塑一高浮雕羊头,象征吉祥如意,旱情解除,故亦可谓吉祥图。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呈现出建筑、绘画、雕塑三者的完美结合。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3(韦娜临摹)

洛阳偃师杏园东汉墓壁画局部3(韦娜临摹)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汉墓壁画
南壁车马图、东壁夫妇宴饮图局部--东汉壁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六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五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四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三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一
偃师杏园东汉墓--车马出行图局部二
后室顶脊太一阴阳图--浅井头西汉壁画墓
前山墙右斜壁画局部--八里台西汉壁画墓
人物山峦图--持棨戟者烧沟西汉壁画墓
密县打虎厅侍女壁画
龙人
执戟持剑者局部--西汉壁画墓
凤凰
 韦娜工笔画
小栖(六尺斗方)
对联画
牡丹四联
孔雀图
团扇面
荷花(团扇)
风和日丽
扇面花鸟
国色天香梦如潮涌
山水九
山水八
国色天香
山水条幅
山水六
 
 中央电视台《民歌中国》栏目--韦娜与洛阳牡丹

阳光下的助残美展 --“大美华夏·人道主义
画家韦娜谈艺术品鉴证备案
韦娜作品加入艺术品鉴证备案行列
“大美华夏·人道主义的呼唤”--首届全国
中国银行私人银行 “援西之旅”助梦藏羌学
封面杂志媒体介绍韦娜
韦娜和她的画家朋友
当代书画艺术名家荣誉证书
中国国际现代艺术研究中心名誉主席聘书
《民歌中国》--韦娜与洛阳牡丹
 
 名家点评
·韦娜工笔画"典雅、富贵、精致、浪漫"      周游
·"传统回归"的一枝独秀        宫大中
·"对折"的幻想美学          王非
·韦娜与千年古墓壁画"对话"      汪一飞
·河洛文明的科技之光        吴育谦
·传统回归的呼唤          冯其庸
·韦娜工笔画            叶鹏
·既是艺术更是科学         叶万松
·中原美术考古的一颗明珠      宫大中
·传统文化的守护者         张灵威
·感受韦娜山水           陈韧
·神形俱丽写画魂          李书平 吴春才
·艺术选择生活,生活缔造艺术    孙瑜艳
·画家韦娜写意           赵希斌
 
 论文论著
·论文:西周洛阳经济述略
·论文:早期河洛文化述略
·论文:洛阳地区砖结构宋墓与艺术
·论文:周礼:"天子驾六"马
·邮票:"牡丹十二品"之国画"状元红"
·论著:《洛阳汉墓壁画艺术》
·论文:略论汉代壁画艺术在中国绘画史中的地位--发表于《文物与考古》2005年第3期
·论文:试论洛阳传统年画艺术
·论文:洛阳汉墓壁画中的汉代社会
·论文:九州大宰府出土莲花纹砖浅析--发表于《中原文物》2005年第2期
·论文:南朝陈叔宝母后柳氏墓志浅释及相关问题辩正
 
 推荐作品
小栖(六尺斗方)
对联画
牡丹四联
孔雀图
团扇面
 
 国画知识
陆俨少戏作《老松图》赏析
中国画题画的学问
中国画创新问题如何面对?
嘉禾草虫图--吴炳(宋)
毛笔的使用和保养
 
 
 
 
 
 
  韦娜简介 名家点评 作品欣赏 联系方式 润格 English 豫ICP备12026670号-1